一纸苍苔_

全职圈写手。本命张新杰。霸图粉。

[全职高手·肖张]养一只十字星


我捡到了一只猫。

现在已经是第三天了,我还是没有找到新杰。
肖时钦在崭新的日记本上记载着。长舒出一口气,有些烦躁地合上本子,放下手中的钢笔。那是之前张新杰送给他的。

就在三天前,张新杰失踪了。

毫无征兆地消失了。

肖时钦本以为只是张新杰外出未及时归家,但是轮番询问了一遍发现,张新杰不在任何人那里。肖时钦慌了,他跑到所有张新杰有可能去的地方找他,但是一无收获。

随后,他报警了。24小时后,警察正式立案调查。至今无果。

再来说说肖时钦捡到的那只猫。

当时肖时钦刚从警局出来,整个人精神恍惚地走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公园。望着眼前熟悉的景色,肖时钦不禁想起来以前和张新杰一起来这的场景,然而现在张新杰是生死未卜。

肖时钦闭上眼睛让自己不去往糟糕的方面想,突然发觉自己的脚踝痒痒的,有什么东西在蹭他。

低下头一看,那是一只有着纯白色毛发和幽蓝色眼睛,很漂亮的猫。对上这只猫的眼睛,肖时钦脑海中突然冒出来一句话——

好像新杰。

无论是眼神中那种安静和坚定,还是没有一点污渍的白毛和清澈的蓝瞳,都好像那个镇定自若一丝不苟的张新杰。

“小家伙,你是走丢了吗?”肖时钦看了看四周,没有哪个人看上去像是这只猫的主人,猫的脖子上也没有戴项圈。猫像是听懂了似的摇了摇脑袋。

“不会吧?难道你是只流浪猫?”这么干净漂亮的白猫,怎么可能是流浪猫啊?肖时钦心里想。但这只猫又蹭了蹭他的脚踝,叫了几声,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样子。

“你……哎,算了,先跟我回家吧,好吗?”肖时钦抱起了脚边的小家伙,这几日疲惫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微笑。

“喵~”

张新杰很郁闷,非常郁闷。

这事要从三天前说起。他只是非常正常的出去跑步,但是突然眩晕倒地是怎么回事?醒来后就变成猫了还没办法说话。

还悲催地因为变小了没法准确地走回家而导致在外面浪了两天。很庆幸的是,第三天他遇到了肖时钦。张新杰的心里那叫一个灿烂,尾随了半天也挠他裤脚挠了半天肖时钦才发现他。

听到肖时钦要带他回去张新杰是松了一口气,但是肖时钦一脸的疲倦让张新杰不住怀疑这两天他好好休息了吗。说实话,挺心疼的。看到他为自己着急而无能为力更心疼。

回到现在,不知情的肖时钦把变成猫的张新杰带回了家里。

肖时钦并不知道张新杰就这么被他捡回去了,所以在他的记忆里张新杰还是失踪状态。

而变成猫的张新杰也看到过肖时钦悄悄落过泪,但回身还是一副坚强的微笑,看的张新杰打心底心疼他。

他决定跟他说明白。尽管他现在不能说话,但是他相信肖时钦,相信肖时钦可以认出来他。

所以当肖时钦看到他捡回来的这只猫将爪子按在他和新杰的合照上并朝他嗷嗷的时候,脑海中闪过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是……新杰吗?”他小心翼翼地问出口。

“喵!”清楚地看到这只猫点了点头肖时钦顿时觉得自己没睡醒。

但是,至少他还一切安好。

接受这个事实后,肖时钦和张新杰沟通了一下,托关系去警察局解除了这个案子。毕竟不能让人民警察也悬着一颗心。

后来的日子,肖时钦从一个妻管严转猫奴,空余时间在网上搜索“猫化”什么的,研究怎么把张新杰变回来。

顺便一提,因为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所以肖时钦打算给变成猫的张新杰取了个名字,想来想去,干脆就叫十字星了。

小日子过得还算充实,不过生活中总会有波澜。

有猫贩子盯上了十字星。

毕竟像十字星这样的猫的确是稀少,浑身完美无瑕的白色毛发,幽蓝色像夜空一样的眼睛,还懂人意。真的是堪称完美。

他们找到肖时钦说明了想法,遭到了肖时钦干脆的拒绝,哪怕他们提高多少价钱。开什么玩笑,这可是他家新杰,怎么可能会卖。

但是那些人没有就此甘心,因为已经有看好这只猫的买家,出的价格极高。

所以一天肖时钦带他上街溜达,猫贩子看准了时机从肖时钦身边带走了十字星。骑上摩托扬长离去。

肖时钦反应过来就立刻追了出去,因为以前几乎每天都被张新杰拽去跑步什么的,体力还能支持他追出去一段路程,但是时间久了,可能就悲剧了。

被抓住的张新杰自然是知道这点,于是在肖时钦快到极限时一口咬在抓着他的那只手上,顺着那人的胳膊跳到肩膀上,不管不顾地向后方的肖时钦奋力一跃。

肖时钦也猛的向前冲了几步将张新杰护在怀里,却任由自己直接向上摔倒并滚落再地上。

那猫贩子看到肖时钦做到如此地步,骂了一句什么也没管,就走了。

一人一猫在跌倒的瞬间都闭上了眼睛,只有互相的温暖让他们感到信任。

张新杰再睁开眼睛时,他们两个已经借着惯性摔到了一旁的灌木丛里。而他不知道怎么也变回来了。谢天谢地,还穿着衣服。张新杰看着自己的白衬衫白裤子松了一口气庆幸道。但抬眼看到一旁的肖时钦,张新杰放下的心立刻悬了起来——

肖时钦的额头在滚落的时候磕上了一块石头,现在淌着鲜血,染红了一小片周围的土地。整个额头看上去鲜血淋漓。而他还牢牢地将张新杰护在怀里,以至于张新杰现在毫发无伤。

“时钦!”张新杰几天没说过话的嗓子此刻又因为担心而声线颤抖。

“唔……”肖时钦听到张新杰的喊声,有了点反应,在一片血迹中强睁开了眼睛。“新杰?”“是我!时钦……你没事吧?”

虽然眼前被血模糊得看不清楚事物,但是凭声音肖时钦可以认出来那就是他的新杰。

“放心吧新杰,我没事。”肖时钦笑了笑说道。
“跟我回家。”

尾声
“新杰,怎么我现在看你眼睛还是有点蓝呢?”头上裹着一圈绷带的肖时钦单手撩起张新杰的刘海有点好奇地说。

“可能是还没彻底恢复吧。”

“那为什么你变回来的时候穿着衣服?”

“肖时钦你难不成希望我没穿吗!”

“额……新杰我错了。”

(end)

(撒糖愉快)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