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苍苔_

全职圈写手。本命张新杰。霸图粉。

[全职高手·肖张]如果一切重来

*又名《媳妇失忆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写文的时候被他们各自的老家折磨得快疯了
*根据群里大佬分析,张新杰是X市人,肖时钦应该是雷霆本地人就是W市人
*本文故事发生在冬休期的X市
*结尾又ooc放飞自我了我是有多不会写短篇
————————————————

我觉得自己忘掉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

张新杰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

毕竟早上起来看见旁边躺着一个陌生男子是很惊悚的一件事。

“你是谁?”张新杰警惕地问道。“唔……新杰,你怎么了?”肖时钦貌似没睡醒的样子。

“我问,你是谁?”

“……我是肖时钦啊,新杰你没事吧?”

“肖时钦……是谁?”

听到这句话之后,肖时钦只觉得自己大脑一片空白。因刚结束睡眠而有些迷混沌的头脑瞬间清醒了。

“什,什么?新杰你别开玩笑……”别吓我啊……

“不,我真的不记得肖时钦是谁。”

肖时钦多希望这只是一场离奇的梦,但这就是现实——

张新杰不记得他了。

他的新杰……失忆了……

肖时钦差点当场晕过去,但是好歹是联盟四大战术大师之一,还是在心里告诉自己要镇定。于是他双手几乎是颤抖地在QQ里和韩队说了一下这件事,韩文清表示震惊的同时和霸图的几位商量了一下决定让队员和张副沟通一下。

肖时钦还问了张新杰几个关于霸图以及联盟的问题,他都对答如流。

但是独独对雷霆的队长,就是他肖时钦,没有半点印象。

张新杰对肖时钦现在的态度也是很警惕疏远,跟陌生人没有什么区别。

肖时钦越想越难受,心里堵得慌,强忍着没让泪水流出来。毕竟这种事就算他是以战术精密成名的战术大师,也不能从容的接受。

张新杰的老家在X市,而肖时钦在W市。其实前几天过年肖时钦刚带张新杰去W市见过了家长,本来以为会被家里赶出来的肖时钦,被自家妈是个隐藏腐女并且对自己是个gay这件事满不在乎的情况震惊到了。

除夕和初一两人都在W市度过,然后肖时钦以送张新杰回X市的理由在X市死皮赖脸和张新杰同居了几天。

今天没有任何征兆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肖时钦表示自己快崩溃了。

张新杰这边和霸图的队员沟通这件事,肖时钦便出了房间冷静冷静。身影落寞如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张新杰点开了和韩文清的聊天窗口。

大漠孤烟:新杰,你真的不记得肖队了?

石不转:抱歉队长,我真的不记得他。

大漠孤烟:那你还记得其他人吗?只忘了肖时钦?

石不转:嗯,应该是这样的,我连雷霆的副队方学才都记得。

大漠孤烟:好吧。

石不转:……队长,我和肖时钦是什么关系?

大漠孤烟:不用我说,你应该看出来了吧。

张新杰看到这句话叹了口气,仰头望着天花板。种种迹象表明,他和肖时钦是现在在同居的情侣,但是为什么记忆完全没有肖时钦的印象呢?

张新杰摇了摇头,让思路变得清晰一点,不去想这些费脑筋的事,站起来也出了房门。

不知怎的他就走到了客厅,看见了面对着半敞开的窗户,手臂倚靠在阳台上,背影落寞的肖时钦。

“……时钦?”可能是触动了心底的一丝情感,张新杰忍不住唤了肖时钦一声。

“新杰?”肖时钦问声转过头来,眼中有些惊讶,显然是并没有发现他刚才过来了。张新杰自是没有放过肖时钦那微红的眼眶。

“……你……哭了?”

“没有,风吹的。”肖时钦一口否决了张新杰的怀疑,尽管那是事实。

“咳,那个……我先去做饭吧。”肖时钦像是要摆脱这尴尬的气氛,然后逃似的转身去了厨房。以至于张新杰握紧的拳头,随着肖时钦背影的离开而缓缓张开。

一天的时光就在这样的气氛中过去了,两人都想要说些什么,但但都没有开口。

夜深了一些,离23点还远着。

肖时钦继续倚着阳台,若有所思地看着外面,心中却是一片灰暗。

张新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他看的出神。想起白天里他明明悲伤却强装坚强强装坚强,勉强微笑着不想让他担心的表情,还有那温柔的笑容,实实在在地触动了张新杰的心弦。他开始后悔为什么偏偏忘记了他。

这样的一个人,就算现在的我不记得任何有关他的记忆,也会像以前一样爱上吧……张新杰有时是会相信自己的直觉的,这一次,他毫不犹豫地确定了内心的想法。

于是乎他毅然决然地起身,做了他生平堪称大胆的决定——

他上前拥住了肖时钦,并在肖时钦一脸惊诧的时候声线颤抖地说:“我知道我现在不记得你了,但如果可以,让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肖时钦面对张新杰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楞了,听清了张新杰说的话并确认他没听错之后彻底绷不住了。

“好……好……只要你愿意,怎样都好……”肖时钦一天都在强撑着的整个人完全崩溃了下去,泪水再也抑制不住地冲出眼眶,只得颤抖着反手将怀中的人抱紧了些。

此时肖时钦不经意间回眸,看到了天边划过的一颗流星,忽的想起新闻里说过今天有流星雨。他闭上眼睛默默地为怀中的人许下一个愿望。

天边的那颗流星闪烁着璀璨的光。

后来的后来,世邀赛国家队集合的那天,张新杰看到穿着6号队服,嘴角挂起了自信的微笑的那个身影,忽的想起来了过往的一切。

于是他走到肖时钦的面前,注视着他说:“肖时钦,我都记起来了。”

感谢这个世界,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end.)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