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苍苔_

全职圈写手。本命张新杰。霸图粉。

[全职高手·王高]一日为师,终身为夫

cp为王高,别柳,一句话韩张喻黄
荣耀高中paro
文中有提到的是微草三班,蓝雨四班,霸图五班
上班较早刚转正不久的实习班主任兼化学老师王杰希
×
全班成绩扛把子好好学习积极向上的一组组长兼化学课代表兼班长高英杰
那齁甜的王高甜饼

皮这一下很开心毕业后开了家拉花咖啡店的四组组长刘小别
×
你刘小别今天又皮痒了毕业后当了拉花咖啡店老板娘的二组组长柳非
那甜度很高的别柳

一切灵感源自生活
如果没问题,那就开始咯——
————————————————

学校上级突然检查校外习题册是王杰希没有想到过的。

更想不到的是韩文清来检查时坐在靠门最近的高英杰正好被抓个正着。

“怎么回事?你怎么带了这么多习题册!”

高英杰没有报补习班,这些习题册都是他自己买来提升自己的。

这孩子太努力了。

王杰希深知这一点。

面对韩文清不怒自威的面容,王杰希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快步走过去,毫不犹豫地侧身挡在不知所措的高英杰面前——一把将他护在了背后。

“韩主任,看在我的份上,这事就这么结了吧,回头我让他把习题册拿回家去。”

声音细微却丝丝入耳,竟带走几分寒意。

韩文清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身后的张新杰拽住了袖子,看见张新杰轻轻地摇了摇头,韩文清会意地没有再说话。

“班主任记得把每个同学的校外习题册上交后送到二楼的生物实验室①。”

张新杰说完这话后跟在韩文清后面走了出去。

韩文清一向很听他的话。

直到他们离开了视线范围,王杰希才松下一口气,竟不觉有些后怕。

他怕的不是自己,而是高英杰。

转身看到还没有回神的高英杰,王杰希轻叹了一声,左手撑着桌子,右手搭在高英杰左肩上,以一个危险的距离在高英杰耳边轻声道:

“把习题册装在袋子里,今天晚上带回家去,别让人发现了。”

声音仍旧细微且丝丝入耳,但与之不同的是他那低沉的嗓音不自觉地染上了无尽的温柔。

“老师,您不收了?”

王杰希微微抬头,对上高英杰神采奕奕的眼睛,唇边不知不觉地染上了一抹罕见的笑意。

“嗯。不收了。”

王杰希从不知道自己笑起来多么撩人。

“不过——”

话锋一转,王杰希再次俯下身去,距离比刚才更加危险。

“晚上早点睡,不许熬夜。”

出乎意料的关心。

温热的气息喷吐在脸侧,硬是在少年耳根处染上了浓重的一抹绯红。

“现在各组小组长把自己组组员的习题册收上来放到前面。”

——全班突然寂静如同美术老师周泽楷。

坐在高英杰旁边目睹了这一切并看见王杰希把高英杰按回座位上亲自去收高英杰组员的习题册这一幕的柳非,又成功看见了高英杰在座位上愣了一会突然把头埋进胳膊里但仍遮挡不住绯红的耳根。

柳非呵呵一笑拍案而起去收习题册,并在心里替全班鄙视了那怂到爆的班长。

必受无疑。

刘小别去送习题册时发现高英杰趴在桌子上,以为因为早自习的事正想问问柳非。但看见高英杰红着的耳根和桌子旁一袋子的习题册,以及感受到从背后杀来的两记大小不一的眼刀时突然明白了原委。

并难得用隔壁四班称呼自己班主任的黑话在心底大喊了一句——

“王给嘿你偏心!!!”

“刘小别你愣着干嘛呢送习题册去!”

高中三年很快就过去了。

高英杰如愿考上了理想的大学。

但他也舍不得离开。

那天全三班该哭的哭,告别的告别。最后教室里只剩下王杰希和高英杰二人。

“放学了,你该走了。”王杰希喝了一口保温杯里的茶水说到,“我送你吧。”

一路无言。

直到出了校门口高英杰才回头看过去,王杰希还站在那里,距离的原因以及眼前起的雾让高英杰看不清王杰希的面容,咬了咬下嘴唇才转身离去。

——后悔吗?

——不悔,但不舍。

王杰希从韩文清那接到有大学生来实习的消息时恍惚了一下,下意识的问到:“他叫什么名字?”

韩文清话还没说出口,敲门声却已经响起,是实习老师。王杰希回过头,却一瞬间错乱了时空。

“实习教师高英杰,前来报道!”

——长大的大雁总有一天会远行,但无论飞出多远,大雁终会归巢。

三班同学很开心,因为新来的实习老师是个阳光帅气的大哥哥,而且他们班主任竟然笑了!笑了!!!

全校闻名的性冷居然笑了!

刹那间后排同学们悄悄地拿出手机记录下这一幕。

结果其中一位妹子不小心拍到了王杰希和高英杰对视而笑。

腐女之魂开始噼里啪啦地燃烧。

一熬到晚自习就迅速开了论坛。

[论班主任和实习老师之间不可言说的关系]

一看就是七班学姐戴妍婍的亲传弟子。

——————学校论坛体——————

[论班主任和实习老师之间不可言说的关系]

1L 夜阑秋雨

哟这么刺激的吗?lz哪班的?

2L 楼主 覆盆子

楼上那位兄弟,你就不想想,我要是说出来了会被打死的!

3L 一方尘寰

lz你的id暴露了你的三班身份,一路走好。

4L 低川长望

三班?班主任性冷还大小眼那个?

5L 楼主 覆盆子

!!!这就被认出来了?!算了死就死吧我今天一定要818咱班主任和实习老师!

6L 坠星辰

前排坐等故事

7L 飞刀剑

前排兜售王不留行防风独活叶下红冬虫夏草

8L 叶下红

????翻个论坛看到这么刺激的东西吗?还有刘小别你干嘛呢!另外lz我很好奇你们实习老师是谁

9L 飞刀剑

我怀疑姓高[滑稽.jpg]

10L 战柒月

!!!惊现学长学姐!学长学姐好!

11L 云深缥缈

稍等这信息量有点大……学长为什么会知道实习老师的姓氏……

12L 飞刀剑

你不知道以前在三班的那时候啊啧啧啧班主任心太偏,心太偏

13L 叶下红

刘小别你就不怕老师翻论坛?

14L 冬虫夏草

现在应该是上课,以老师的习惯不会翻论坛的√刘大钊请开始你的表演

15L 飞刀剑

我还是等学妹说好了我看戏

16L 忘尘如羡

噫,关键时候卖关子

17L 飞刀剑

[皮这一下很开心.jpg]

18L 索·喻

不过现在至少可以肯定lz班的实习老师以前在三班而且和学长学姐一个班,而且还是lz的班主任教的。

19L 叶十二

ls好推理!说,你跟四班喻老师什么关系[一本正经.jpg]

……

30L 楼主 覆盆子

你们这楼刷的也太快了吧!另外看到同班的学长学姐无比激动!没错实习老师的确姓高!绝对有故事!

今天上午咱班主任被韩主任叫走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啊,要知道韩主任是出了名的凶神恶煞x

回来时就看到班主任一脸笑意盈盈,全班看到的人都愣那儿了。然后他说有老师来实习让我们欢迎一下。全程面带微笑!

另外实习老师真的超阳光的大哥哥啊!简直是小天使!跟班主任一样教化学的!

下午是自习课实习老师就在讲台那看班,班主任批完作业就抬头看着实习老师,实习老师感觉到以后也看向班主任然后对着他就笑了啊,那笑容让我仿佛看到了天使……班主任也笑了。

那个词怎么说来着,相视而笑!

好了我叨叨完了!讲台留给学长和学姐!请开始你们的表演![bulingbuling的大眼睛.jpg]

31L 飞刀剑

啊都这么期待的吗?

32L 坠星辰

学长——跪求爆料!

33L 飞刀剑

哈哈哈那我倒是有一堆英杰的黑历史[滑稽.jpg]就是你们实习老师啦

你们实习老师有个习惯你们知道吗?一害羞就趴桌子。所以哪天你们看到他无缘无故地在趴桌子记得看他的耳根,红着的那就是害羞了。

34L 楚烟

!!!!!!

35L 闪瞳e诡夜

!!!!!!!!

36L 楼主 覆盆子

戳萌点了!!!过于可爱了吧!qwq

37L 叶下红

还有,当初他是班长,结果怂爆了。直到毕业那天才去表白暗恋对象,还是我们真心话大冒险逼的!

38L 竹落凌♡

所以……我们想多了……吗……[不愿面对.jpg]

39L 冬虫夏草

ls别误会,他暗恋的就是wangjiexi,。?!。ifivnCtw

40L 楼主 覆盆子

ls惊现学长脸滚键盘!怎么回事!

41L 冬虫夏草

没事没事,我师傅刚才叫我。

42L 夜阑秋雨

等等这个id……没记错的话,是校医吧?!

43L 冬虫夏草

……才发现?

44L 楼主 覆盆子

歪楼了歪楼了!正楼!实习老师当初暗恋的是谁!

45L 木恩

……别哥,一会儿我下班去你那儿咱谈谈吧?[笑容逐渐破碎.jpg]

46L 飞刀剑

???不英杰放下你的笤帚我cuoleudyfjvkbueitskgx

47L 战柒月

???!!!!!!!!桥豆麻袋!lss难道是!!!

48L 叶下红

抱歉我没看住我家这皮玩意,英杰手下留情。

49L 冬虫夏草

嫂子,别哥这么皮得收拾。

50L 忘尘如羡

所以小别学长和柳非学姐是男女朋友吗???那个木恩怕不是……

51L 木恩

他俩就差领证了。而且我就是三班实习老师。

52L 楼主 覆盆子

……老师我错了orz(但我还是很好奇你毕业那天发生的事啊/抓狂)

53L 木恩

咳……这个……

54L 索·喻

怎么回事?半天没动静了???

55L 楼主 覆盆子

学长你是对的,咱们高老师现在趴讲台上了。

56L 低川长望

woc???

57L 楚烟

我疯狂求照片啊啊啊!!!!

58L 楼主 覆盆子

[高英杰趴在讲台上耳根泛红,旁边王杰希拿着茶杯一脸懵逼.jpg]

59L 朝昭不是昭昭

这个相处模式!!!戳我心了!!!啊![安详躺平.jpg]

60L 冬虫夏草

又歪楼了……算了算了我来说吧。

61L 一方尘寰

坐等庞大的信息量

62L 叶十二

前排兜售覆盆子

63L 一纸苍苔

哈哈哈哈哈哈哈兜售覆盆子可还行

64L 楼主 覆盆子

???过分了昂???[???.jpg]

65L 冬虫夏草

其实那天就是很俗套的真心话大冒险,不过英杰抽到“给自己喜欢的人或暗恋的人表白”这张卡有一多半原因是我们联手坑他x

然后我们看着他颤抖着打开手机,颤抖着点开老师的聊天频道,颤抖着发了一句“老师,我可以喜欢你吗?”然后就迅速地趴桌子了,大有与桌子融为一体的架势x

小别倒是眼疾手快,看到老师回复了就一把捞过来看了一眼,就看这一眼刘小别眼睛差点瞎了。

老师回复说:

“可以。”

66L 凉乔夜戏者

!!!!!!!!!!!!!!

67L 夜阑秋雨

!!!!!!!校医你是大好人!!!

68L 鹤玺

意思意思心疼一下眼瞎了的小别学长

69L 顾暖

然后呢然后呢?!

70L 叶下红

然后好像是班主任说等英杰大学毕业找一个工作回来……总之那节课他把全班都放操场上自由活动了就留了班长一个在教室,我和小戴趴在门口偷听来着差点被发现x然后也跑出去了。总之回来后发现咱那没出息的班长又趴桌子上了……

71L 楼主 覆盆子

老师这属性太萌了啊啊啊!!!求血包——

72L 京城·冷兮

lz我先你一步![安详躺平.jpg]

73L 朝昭不是昭昭

我可以理解成订婚吗!可以吗!!!

74L 木恩

我我我……我没有……

75L 叶下红

英杰你是想说你没给老师表白过还是你和老师没关系?

76L 木恩

柳非姐……我不是……

77L 冬虫夏草

行了咱也别欺负班长了我觉得隔着屏幕他都要哭了/让老师知道不得拿着笤帚挨个追着我们打

78L 你眼中有万千星辰

是吗?

79L 冬虫夏草

!!!各位再见记得给我烧纸谢谢!

80L 木恩

老师!

81L 你眼中有万千星辰

英杰,我这边下课了,回家吧

82L 木恩

好!

83L 君莫哭笑不得

啧,哥怎么刚来就冷楼了?

84L 楼主 覆盆子

求助,818被当事人还是自己班主任发现了该怎么办?qnq

85L 你戴爷一米八

放心吧lz我以前干这种事经常被老班发现/理直气壮

86L 楚烟

意思意思替lz点蜡烛

87L 索·喻

要不……封贴?

88L 花涟

只能封贴了吧……

89L 印华

封吧,已截屏。

89L 楼主 覆盆子

好吧qnq截屏留念

[管理员已封贴]

“小别哥我跟你说啊我们班喻老师和黄少真的太没良心了就这么把四班扔给我一个实习老师然后俩人自己就度蜜月去了!我靠靠靠难得下班能过来你这看一眼突然觉得你们三班真好至少英杰哥不用那么累……”

远在g市的喻黄二人不禁打了个喷嚏。

放下手机,脖子上挂着耳机腰间系了一个半身黑色围裙的年轻店主看着他面前已经滔滔不绝了半个钟头的大男孩叹了口气。但立即集中精力为桌子上精致的一杯咖啡雕奶油花。

“是啊白天他上班是很轻松,晚上就说不定咯~……”刘小别随口扯了个荤腔,但手上的动作没有停顿目光也仍旧专注。

“刘小别你又教坏小卢!”柳非扎着高马尾,系着同款的黑色围裙,抄起一把勺子敲在刘小别头上,动作却恰到好处地没有影响刘小别手下那杯咖啡的雕花。

“哪儿能说教坏啊人小卢都成年了。”刘小别贫嘴道。停手完工,柳非习惯性地连托盘带咖啡端起送到顾客的桌子上,平稳地连奶油雕花都没有颤动一点。

卢翰文回头看向柳非对顾客露出商业性温柔笑容不禁啧啧称奇。

“别哥别哥,嫂子这脸变得够快啊刚才还一副凶神恶煞的呢啧啧啧。”

“你也不怕她听见。”刘小别说道,胳膊杵在桌子上支撑着头。看向柳非的方向笑得一脸温柔。

卢翰文吐了吐舌头,说:“嘛我也跟你说了老喻和黄少度蜜月去了整个四班都得我看着以后可没空再来你这帮忙了我们班那群小崽子比咱们当年来讲差远了不过当老师真不容易……走了走了拜!”

卢翰文忙着告别,一不留神竟撞上了正从门口进来的两人。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诶英杰哥?”

“没事啦,小卢你好啊!”高英杰顺手摸了摸卢翰文头顶,暗自想这几年卢翰文长了不少。

刘小别差点没一个趔趄摔倒,站稳后不禁失声叫道。

“老,老师?!”

“王老师好!”卢翰文打了个招呼就窜出去了,刘小别回过神时卢翰文已经离开视线范围了。

刘小别看着高英杰对着自己笑得一脸无害,心里不禁有点发毛。

“老师?你来啦?”

幸好柳非拯救了这尴尬的局面。

别柳二人迷一样默契地把王高二人拉开各自谈心了。

高英杰倚在吧台上看向柳非拉着王杰希坐下的那个位置,直到刘小别咳嗽了一声才拽回了他的目光。

“别哥,直说吧,你要跟我说什么事?”

被看透心思的刘小别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说:“咳,你和老师真的在一起了?”他脸上浮现出罕见的认真。

“对啊。”

“监护人关系都解除了你说呢?”

“……”刘小别撇了撇嘴,不等他说话,高英杰却已经开口。

“我这辈子就他一个亲人。”

“不管是先前的监护关系,还是现在的恋人关系。”

“我相信我是爱他的。”

高英杰难得没有脸红,一本正经地说到。

说起来那段日子也是狗血剧般的剧情。

23岁的王杰希在大街上就那么捡到了17岁的高英杰。

也不知怎么下的决心竟去找了高英杰那时的养父养母。

费尽周折,王杰希终于变成了高英杰的监护人。

高英杰的养父母恨不得早点把这孩子扔出去。

本来就是捡回来的。

后来王杰希当了荣耀中学的三班班主任兼化学老师,高英杰也很巧地成为三班班长兼化学课代表。

那天王杰希在教室里独自对高英杰说的话,柳非听到了其中一句但没有说出去,她跟戴妍婍说为了他们两个,一定要保密。

王杰希说:

“等你回来,解除监护人关系。”

恋人,不过是在亲人的范畴内。

“老师,和英杰在一起了?”

“嗯。”

“嘻嘻,祝99啊!”

“你啊,这性子真是一点都没改。”王杰希叹了口气,说到。

“哈,不过老师你啊,比以前来讲笑容变多了,以前跟个冰山一样。”柳非笑了笑,话锋一转,说,“想好了?”

“想好了。”王杰希知道柳非问的想好了是什么意思。

“那以后英杰受了欺负我这个当嫂子的可得好好问问老师呢。”

王杰希不禁笑道:“我不会让英杰受欺负的。”

“这辈子都不会。”

别柳目送着王高二人离开,柳非感慨道:“老师看上去还是那么年轻啊,跟当初教我们的时候都没什么变化。”

“但他身上的少年意气早就消失了。”

“也是……岁月不饶人啊……”柳非摇了摇头,“你看韩主任和张副主任,我都觉得仿佛看到了时光的痕迹……”柳非回想起高中时代那被称为年级双煞的韩张二人那令人闻风丧胆的处罚,不禁打了个哆嗦。

“啧啧也不知道张副主任能不能撑住啊……依我看韩主任可是那种‘平时你怎么的都行但真枪实弹的时候绝不带轻’的。”刘小别倚在吧台上说。

“别哥你是不是一天不开荤段子你难受啊?”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

“哟,这是哪阵妖风把咱校医大大吹来了啊?”

“得了吧别哥,我难得来你们这一趟你就别贫了。”袁柏清打趣道。

“对了柏清,学校现在还好吗?”

“好着呢,就是师傅这家伙又不知道去哪儿浪了。”

“嘿,那不正常吗?咱几个除了你都没见过方神多少回。”

“可不是嘛,每次去校医室看到的都是你,给同学包扎都是你。”

“薄情儿你就不考虑管学校要工资的吗?”

“我可去你的吧薄情儿是你能叫的吗?”

“好好好,柏清息怒,我去给你打杯咖啡。”

“别哥你瞅瞅嫂子!”

……

Ⅹ 尾声

王杰希感冒了。

高英杰翻遍了家里都没找到感冒药。

其实找到了几盒,不过,都过期了。

他赌气地坐在一堆各种各样的药盒子中间,双手托腮发了会呆。

这时他想起来,家附近好像有一个药店来着。

高英杰噌地站起来,噌地往房间外跑出去,但华丽丽地踩到了一个花露水瓶子。

王杰希听到声音赶紧过来一看。

发现英杰刚从地上爬起来迷迷糊糊地身边还散着一堆翻出来的药。

“英杰,没事吧?”

“没事没事。”高英杰连忙摆了摆手说,“老师家里没有感冒药了,我出去给你买点。”

王杰希闻言有些担忧地转头看了一眼窗外,说:“咳咳,那要不带一把伞吧?”

外面天空上,乌云正在逐渐密集。

“唔……不用了,药店挺近的一会儿就回来了。”高英杰说着便在玄关处蹬上了鞋,“放心吧,老师。”

说完就关门走人了,走得特别痛快,钥匙手机雨伞一样没带。

还能记得买药需要人民币也是万幸。

高英杰的确在家附近找到了一家○之堂药店。

但他看着药店玻璃大门上贴着的,正随风飘舞的休假通知很想把它撕吧撕吧扔进风中。一句毁人设的京骂差点没脱口而出。

想起自家老师还生着病,高英杰无奈啊,但也只好转身赶去记忆中另一家较远的药店了。

“呼……”高英杰拎着一袋子感冒药走出药店时不禁松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得快点回去,老师该担心了。”

迈出一步后却看到鞋尖上不知何时滴落的水滴,旁边地上多出一点一点的水渍。再抬头正好被一滴水砸到脸上。

下雨了。

“咳咳咳……”王杰希披着三班的班服外套坐在书桌前批阅物理作业,咳嗽间不经意往窗外扫了一眼,正看到大雨从阴沉的天空中瓢泼而下。

坏了!英杰还在外面!

王杰希从桌前的椅子上噌地站起来,大爆手速拨了高英杰的手机号,但随即不远处的茶几上震动着的手机告诉王杰希这个不好的消息——高英杰没带手机。

摁下挂断键后王杰希抱着一点希望拨通了刘小别的电话。

“喂!小别,英杰在你那儿吗?”王杰希那因感冒而有几分沙哑的嗓音又染上了担忧和焦急。

“老师?英杰他不在我这啊。怎么了?他没在家?”电话这头的刘小别也是一惊,“老师要不你给他打个电话?”

“可他没带手机!”

刘小别头一回知道他老师也会着急到歇斯底里,不禁有点束手无措。

“……算了,我出去找他。”

王杰希飞速挂断了电话没管那边的刘小别,顾不得自己正在生病,以最快的速度换上了一身防寒的衣服,又摘了一件高英杰的外套,抄起玄关处挂着的两把雨伞就飞奔出了家。

倒霉……竟然真的下雨了,天气预报说好的阴天呢!

高英杰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怀中抱着那一袋子感冒药在雨中跑着。因为怕药被淋湿,高英杰早就用自己本就不厚的外套裹住了袋子。

雨俞下俞大了。

高英杰侧目看到路旁一家从橱窗透出柔和的暖橙色灯光的小店,鬼使神差地钻到了那家店的雨棚下。

“阿嚏!”

丝丝的寒意随着寒风逐渐袭来,高英杰又被淋了一身的雨,不由得打了个喷嚏。

“孩子,没带伞吗?进来坐坐吧。”

门“吱呀”一声开了,伴随着一个充满慈爱的,苍老的声音。

那是一位年老的妇人。她身上穿着棉麻的长裙和手工针织的披肩,温暖的灯光从她背后投射出来。

“……谢谢!”

高英杰进来后才发现这家店的装修是多么别致。

没有贵气的瓷砖亦或是精美的壁纸,不过是普通而又温馨的装饰。墙上挂着针织品和油画,木纹吧台上没有摆放多样且现代的华丽的杯子,是普通的玻璃小杯。玻璃茶壶里正在泡着花果茶,白色的雾气向上飘散。

“喝杯花果茶吧。”

老妇人倒出一杯暖色的茶水,递给高英杰。

温暖而芳香的花果茶迎合着烛台上跳动的火焰驱散了身上被大雨淋湿的寒意。

“对了!”高英杰突然想到了什么,问老妇人道,“请问我可以借一下您的手机吗?我没带手机出来,家里人会着急的。”

“可以啊。”

老妇人仍是满脸慈爱的笑容,恍惚间高英杰仿佛感受到记忆中有一个身影也是如此这样,温暖而慈爱。

接过手机,高英杰熟练地输入了那11位数字,在拨通的一瞬间,先开口向那头的人报了平安:

“老师,是我。我是英杰!”

王杰希看到手机上陌生的来电通知迟疑了一下,却仍按下了接通键。

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让王杰希心中一大块石头落了地。

“英杰?你在哪儿?”

有没有被淋到雨?有没有着凉?有没有遇到意外……王杰希有太多的关心无法开口。

“我……”高英杰顿了一下,转头问老妇人:“您这儿是哪条街?”

“把电话给我,我跟他说吧。”

“谢谢您!”

高英杰看着老妇人说完方位后挂掉了电话,心中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额……请问怎么称呼您?”

“我七十多了,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梅奶奶。”

“奶奶,您姓梅?”

“是啊。说起来,我家那孩子今年和你也差不多大了。”

“是吗?哈哈。”

“刚才电话里那个,是你的老师吗?我听你叫他老师。”

“他……现在是我恋人。”

“……同性?”

“是的……我……”

“没事的,我不觉得同性恋有哪里不如别人。”

“……梅奶奶,谢谢您。”

“孩子,你叫英杰,姓什么?”

“我姓高,高英杰。您可以叫我英杰或者小高”

“姓高啊……真好,真好……”

……

“英杰!”

是王杰希。

“老师!”高英杰刚从店内的椅子上站起来,却被王杰希直接搂在怀里。

刹那无言。

“咳,咳咳……”王杰希松开了高英杰,他差点忘了自己还有感冒,不能传染给他。“走吧,我们回家。”

高英杰回头看了一眼站在吧台后的梅奶奶,心中向来缺失的那一块情感仿佛突然被填满了。

“谢谢您,梅奶奶。”

走出店门后王杰希才发现,出门时太急导致拿了两把伞但另一把伞是坏掉的,打不开。

“没事,我和老师用一把伞就好了。”

高英杰钻到王杰希撑着的伞下,笑得明亮仿佛雨中的阳光。

“好。”

两人走远后,梅奶奶的店中却又来了一人。那是一位四十左右的女人,撑着一把浅色碎花的伞,也是棉麻的长裙。

“妈,我回来了。”

“回来啦?”

“小曦,我今天,见到那孩子了呢。”梅奶奶一边说着,一边抚摸着一张相框里的照片,照片上那小男孩的笑容是那么阳光。

“……真的?那你为什么不留他回来?”

“那孩子现在过得很好。他也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家人。以后能够常来这,已经是我们最大的幸运了。”

“也对……”

“福利院那边,还好吧?”

“放心吧妈。别忘了我也是那出来的,也亏了你把我养大。”

“哈哈,人老了啊……对了,冉冉怎么样?”

“那闺女啊,考上高中后就很少回来了。听她说她们三班有个传统是给每个同学起一个中药名,她叫什么来着……”

“对,覆盆子。”

“英杰,你后悔吗?”

“后悔什么?”

“这辈子栽在我手里了。”

“噗,怎么可能。”

“为什么?”

“因为啊——”

一日为师,终身为夫。

end.

撒糖愉快。

评论(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