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苍苔_

全职圈写手。本命张新杰。霸图粉。

[全职高手·肖张]齿轮转动,十字架闪耀[上]

*账号卡魔幻paro

*是刀子是糖傻傻分不清楚

*并不是前世今生的设定,看你理解

*分为上下两章

“在我的家族里,有一个传说。”

“族里老一辈的人告诉我,那是很久很久以前……”

——————拉线——————

一个飘着鹅毛大雪的夜晚,街道旁的酒馆没有一家在营业,梧桐树枝上堆满了雪,远处时不时传来因雪堆积过多而导致树枝被压断传来的响声。

这样的时候,还有人行走在街上,实属罕见。

“咯吱……咯吱……”路上堆积着一层厚厚的雪在那人脚下发出声响,在这个夜晚里既突兀又微不足道。

那人的眼镜上已经结了霜花,雪花从漆黑的夜空落到他白色的短发上。身上白底蓝纹的牧师装束显示了他的身份。

但他的精神状态貌似不太好,时不时打一个哈欠,然后坚持着继续赶路。

尽管是满天飞雪的夜晚,牧师精准的听力捕捉到了近处的一些异常。

向来不喜欢多管闲事的他竟然一念之差偏离了自己的路线,循着那微弱的声响向一处走去。

显然,声音从路旁的雪堆里传出。

牧师小心翼翼地扒开雪堆,隐约看见一缕棕色的头发,再扒开整个雪堆,牧师看见一个深棕色短发,冻得缩成一团皱着眉头的机械师,他的武器被扔在一旁,右腹部还有着带血的伤。

牧师叹了口气,终是于心不忍地带着机械师一路回去。

次日早晨

“唔……”机械师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眼神有些迷茫,下意识地想要起身但是腹部的伤口令他不得不安分地躺回去。“这是哪儿……”

“这里是我家。”牧师从门外走了进来,“你醒了?”

“嗯……这是怎么回事?你又是谁?”

“我是这里教堂的牧师,你可以叫我石不转。”石不转推了推眼镜解释道,“昨天我在路旁边把你捡了回来,你还受伤了。在右腹部,属于利器刺伤。”

“谢谢。你可以叫我生灵灭。”机械师笑了笑,向石不转致谢道。

“伤挺重的,养好再走吧。”石不转撂下一句话就离开了。

真是个无趣的人呢,当时他把我捡回来应该是冻的没法正常思考吧……生灵灭不禁怀疑到。

在石不转捡回生灵灭之后的那些日子里,生灵灭经常会在教堂外面偷偷听他的祷言,有时石不转在发呆的时候,生灵灭会放出一个小机械人吸引他的注意,以至于石不转一回头就能看到温和地笑着的生灵灭。

这样的日子真的很好。

可惜再美好的事物也有结束的一天。

生灵灭要走了。

他并不是这个镇子的人,身份也是个迷,从大局来想石不转根本就不应该留他。毕竟这个镇子埋藏着的秘密,如若告知世间,整个镇子怕是不会存活一人。

相对无言。

牧师不是对个人情感极其苛刻的职业,只是石不转自身的性格使然,让他看上去拒人千里之外。

“……那你还会回来吗?”

“我会的。”

“真的?”

“嗯,真的。”但愿我能活着回来,再见你一面。

看着生灵灭的身影渐渐走远,石不转犹豫了一会,还是喊了一声:

“你什么时候会回来!”

生灵灭明显顿住了,反应过来也没有回头,回了一声:

“为我祈祷吧!我一定会来找你的!”

——————拉线——————

又是一年寒冬。

镇子,被包围了。

石不转看着四周燃烧着的火把,心底充满了不甘和绝望。

他看到队伍中有一个女孩。

他听到别人叫她鸾辂音尘。

他想起生灵灭口中的队友——

她叫鸾辂音尘。

转身回到教堂,石不转换上了被他藏起来的一身与众不同的牧师装。

黑底红纹,传说中Battle家族的代表色。

这就是这个镇子一直以来保护着的秘密。

Battle家族被认为是不详的家族,但其实并没有传言中那么可怕,只是族规非常严苛。

石不转是Battle唯一的牧师。

这个镇子是Battle家族的力量最强大的地方。

但是这一天夜晚,是镇子防守的漏洞。

百花缭乱被Flowers家族追杀了,冷暗雷被Wuthering家族追杀了,大漠孤烟和长河落日去接应了……镇子里只留了石不转这个牧师一人。

在那个火光冲天的深夜,谁也不明白石不转一个牧师是怎么守护住整个镇子,直到主力们赶回来。

——————拉线——————

“对不起。这次都是因为我。”

“也不怪你。”大漠孤烟叹了一口气说,“如果我们哪怕留一个人在镇子里也好。你也不至于因为这个受重伤。”

“不,如果不是因为我收留了生灵灭……”石不转不再往下说了。

“其实这次包围也许和那个生灵灭没关系。”百花缭乱犹豫了一下开口道,“万一不是他做的呢?”

四周都沉默了。

这种可能性实在是小,但还是有。

“不转,最近你就好好养伤吧。别去想那么多了。”

(tbc.)

评论

热度(22)